文章内容
10种完全不走寻常路的有毒生物,在野外遇到它们要赶紧远离

发布时间: 2024-04-01  被阅览数: 24  次 来源:中泰兴盛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在自然界中很多的生物都会通过毒素来保护自己或者来获取食物,这些有毒的生物中有些有着明显的标识,比如可以注射毒液的毒牙或者毒刺。

但还是有一些另类的有毒生物,它们看着和普通生物没有什么区别却偏偏本身携带有毒素,这些生物通常不能注射毒液,但如果吃掉或者触碰到它们,结果可能同样是致命的。

箭毒蛙

其中的一些物种,比如各种颜色的箭毒蛙,因为科普类动物世界的广泛传播,现在几乎已经是一种众所周知的有毒生物。

但也有许多令人惊讶的有毒生物,你可能根本想不到,下面这些生物你最好也不要轻易接触到它们。

斯氏啸鹟

斯氏啸鹟

斯氏啸鹟( Pachycephala schlegelii )是一种广泛分布于太平洋诸岛屿尤其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丛林中的一种有毒鸟类。虽然这种鸣禽亮黄色的羽毛看起来很漂亮,但它们实际上含有剧毒的毒蛙类毒素,这种致命毒素也存在于箭毒蛙的皮肤中。

根据今年发表在《分子生物学》杂志上的一项最新的研究报告,如果不小心接触到它们,这种鸟的毒蛙毒素会导致肌肉的痉挛和心脏骤停。

褐枕铃鸟

褐枕铃鸟

与斯氏啸鹟一样,褐枕铃鸟( Aleadryas rufinucha )是在印度尼西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丛林中发现的另一种有毒鸟类。它橄榄色的身体、黄色的喉咙、灰色的脸和红色的皇冠的颜色组合是独一无二的,在其他任何鸟类中都找不到。

根据今年发表在《分子生物学》杂志上的最新研究报告表明,它的身体和羽毛都含有蝙蝠类毒素,就像上面的斯氏啸鹟一样,它通过稳定地食用一种有毒的甲虫来获得这种毒素。

黑头林鵙鹟

黑头林鵙鹟

黑头林鵙鹟 (Hooded pitohui)同样是一种在新几内亚发现的有毒鸟类,它们看起来好像是人畜无害地,但在它们的皮肤和羽毛中含有与箭毒蛙相似的神经毒素,在足够大的剂量下会导致身体麻痹和心脏骤停。

因为当地猎人早就知道要避开这种鸟类,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因接触黑头林鵙鹟 而死亡的报道。它们的神经毒素在上世纪90年代才首次被科学家鉴定出来,当时加州科学院研究员杰克-杜姆巴赫(Jack Dumbacher )捕获了一些鸟类,当他处理它们时,他的皮肤开始感到刺痛和灼烧感,他才意识到这种鸟是有毒的。

科学家们目前仍不确定为什么林鵙鹟属的鸟类有毒,猜测这些毒素可能是为了防备捕食者,或者是为了抵御寄生虫。

凤蝶甲虫

凤蝶甲虫

上面这些有毒的鸟类都不会自主产生毒素,科学家猜测它们所携带的毒素就是通过食用这种凤蝶甲虫( Choresine beetles)所获得的,在长时间的生存进化中,它们进化出了对这种甲虫的毒素免疫能力并能把这种甲虫的毒素储存在身体中。

这种甲虫一般只有6毫米长,整体呈现出一种蓝绿色的彩虹色彩,它们也被当地人称为“nanisani”,这个词也用来描述触摸它所引起的刺痛和麻木感。

灌丛铜翅鸠

灌丛铜翅鸠

灌丛铜翅鸠 ( Brush bronzewing )是澳大利亚的一种鸽子,它们的翅膀上有华丽的彩虹色,在有动物食用这些漂亮的鸟后死亡的报道后,科学家们才了解到灌丛铜翅鸠的肉是有毒的,他们研究发现灌丛铜翅鸠会食用一些天麻属植物的有毒种子,并将毒素积聚在它的肉中。

其他澳大利亚的本土物种,例如刷尾负鼠( Trichosurus vulpecula )和草原袋鼠( Bettongia lesueur )都是有袋类动物,它们也会食用一些天麻属的种子来毒害它们的捕食者或者食腐动物,都是典型的我死了你也别想好过的狠角色。

卡罗莱纳长尾小鹦鹉

卡罗莱纳长尾小鹦鹉

卡罗莱纳长尾小鹦鹉( Conuropsis carolinensis)曾经生活在美国东部、中西部和大平原的大部分地区,这种颜色鲜艳的鸟是美国本土仅有的三种鹦鹉之一,但在1939年因为人类的大规模狩猎活动而灭绝。

这种鸟不仅在当时被认为是农业害虫,而且它们艳丽的羽毛还被用来制作帽子和其他各种配饰,在欧美上世纪的电影中经常可以看到这种鸟的羽毛做的饰品。

卡罗来纳长尾小鹦鹉可能是有毒,因为这种鸟吃苍耳这种对许多动物来说都是有毒的植物种子,19世纪的博物学家詹姆斯·奥杜邦(James Audubon)也报告过,他家吃长尾小鹦鹉的狗死了。

与灌丛铜翅鸠一样,卡罗来纳长尾小鹦鹉的食物来源选择可能也是为了保护自己免受捕食者的侵害,但最终却因艳丽的羽毛被人类看中而灭绝。

太平洋蝾螈

太平洋蝾螈

渍螈属的四种蝾螈——粗皮蝾螈 ( Taricha granulosa )、红腹蝾螈 ( Taricha rivularis )、塞拉蝾螈 ( Taricha sierrae ) 和加州蝾螈 ( Taricha torosa )均被发现于北美地区的太平洋沿岸,它们虽小但很致命。

该属的物种都含有河豚毒素,这是一种神经毒素,能够阻断神经细胞之间的电信号,这会导致隔膜肌肉麻痹,停止呼吸并导致死亡,除非受害者立即寻求医疗干预,例如戴上呼吸机等辅助呼吸设备。

在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医学会杂志上记述了一篇关于一个人在食用粗皮蝾螈后死亡的案例,在这个报告中, 医生描述了俄勒冈州一名29岁男子和朋友打赌大胆地吞下了这种蝾螈,他的身体很快就开始感到麻木和刺痛,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内,他的呼吸就停止了。

海岸束带蛇

海岸束带蛇

海岸束带蛇( Garter snake )是一种陆生的无毒蛇类,它的小尖牙看起来对人类也没有什么危害,但海岸束带蛇的生存地带跟太平洋蝾螈的分布地点有重合,太平洋蝾螈的体内有河豚毒素,而海岸束带蛇经过长时间的进化,体内已经产生出河豚毒素的抗体,因此太平洋蝾螈是海岸束带蛇的食物来源之一。

根据生物学家的研究,在吃完太平洋蝾螈后河豚毒素会在海岸束带蛇的肝脏中保留至少一个月的时间。

研究发现,在只吃一只太平洋蝾螈的三周后,这些蛇的肝脏中含有的河豚毒素也足以杀死任何不幸尝试吃掉它们的鸟类。

乳草斑蝶

乳草斑蝶

你能想到蝴蝶也会有毒吗?乳草斑蝶(Milkweed butterflies)就是这种美丽但致命的蝴蝶。这些蝴蝶属于斑蝶亚科,其中还包括橙黑色普通虎蝶( Danaus genutia )和条纹蓝乌鸦蝶( Euploea mulciber )等物种,它们中最著名的成员就是有帝王蝶之称的黑脉金斑蝶(Danaus plexippus)

因为这种昆虫是以有毒的乳草植物为食,所以它们也会携带毒素,特别是在毛虫阶段。根据《科学》杂志的报道,这些被称为强心苷的毒素通常会破坏细胞膜中平衡细胞内外电荷的泵,这些毒素在足够多的数量下会导致恶心、呕吐、视力减弱和致命性的心律紊乱。

露齿梭鱼

梭子鱼

露齿梭鱼(toothy barracuda)本身的外貌就够可怕的了,更别说食用它们长长的银色鱼肉时还可能会导致中毒。梭子鱼本身并没有毒性,但如果它们食用了一直在吃冈比甲藻(Gambierdiscus)的鱼类,则冈比甲藻的毒素就会在梭鱼的肉中积聚。

食用受污染的梭鱼肉的人会感染冈比甲藻产生的雪卡毒素(ciguatoxin),感染这种毒素的特征是腹泻、痉挛、呕吐、心律失常和疼痛。

根据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的报告称,雪卡毒素的致死量大约为400 ng/kg,所以大多数人都能康复,目前太平洋地区报告的病例中有1%的致死率,但实际死亡率可能会更低一点,因为许多轻症病例可能都不会被报告。

以上这些物种大部分都有着普普通通的外貌,看着也不像有毒的样子,但一不小心接触或者食用了它们可能就会带来致命性的后果,为了保护野生动物也为了自己的生命健康,在野外遇到它们最好赶紧远离。


相关新闻
北京灭虫,杀蟑螂公司,北京灭虫公司,专业除虫,专业灭虫
北京灭虫,专业除虫,专业灭虫

中泰兴盛logo

版权所有:北京中泰兴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2021010594号

杀虫公司 除虫公司 灭虫公司 北京杀虫公司 北京除虫公司 北京灭虫公司 消杀公司 消毒公司

上一篇:有害生物四害防治方法习性与治理

下一篇:一碰即亡,可以瞬间毒死60个成年人,盘点10种地球上最毒的生物